WFU

2017年3月27日 星期一

3/27Xdite直播:如何讓學生上課醒著?

編輯:姚侑廷


直播主:Xdite 記錄:姚侑廷


注意力不集中是誰的錯?


我們身為老師,有時候學生注意力不集中或是恍神,在於很多人覺得自己講授的東西是最厲害的,所以學生不注意或是恍神是學生的問題,我要說這完全是錯的。因為學生注意力不集中以及恍神是老師的問題。

為什麼我要提這件事情呢?現在有很多傳授的方式,大家只注意到留存的結果,而沒有注意到「輸入的速度」是會造成絕定性的影響。像我講話的速度很快,大概是一分鐘200到300個字,一般人是一分鐘120到200個字,所以有很多人反應我上課時講話很快。「很快」在講很難的東西時,會面臨崩潰、會恍神,但是我在講一般很簡單的道理常識時,大家就會覺得這件事情很爽。有一些老師講話比較慢,因此在講難的東西的時候就會很舒服,但是講很知識的事情時,大家會睡著。


「遊戲化」的威力


我們人類的耳朵其實可以聽到比一般人講的更多的字,也就是如果你把YUTUBE把一段演講調快到1.5倍或2倍,其實你是受得了的。所以我們人類是可以處理400字(每分鐘)以上的東西。

但是如果你是視覺化,其實可以捕捉到更多資訊。你會觀察到很多現象,轉念間就可以捕捉到幾千個字。動手做更理所當然。我最近在上很多課,都在研究這些學習法。我發現那些「講述型」的課都讓我如坐針氈,感覺講了兩三個小時,我並沒有得到什麼。但是在一個半小時的(手作課程,[註:Xdite 在3/26上的課]),資訊量爆炸(的多)。我後來發現到講述型的老師他想把每一件事情都講給我聽,但是限於速度,假設一分鐘講200字,三個小時不間段的講,也是只有1萬8千字。但是用遊戲,半個小時你就可以講1萬8千字。

所以「遊戲」是一個壓縮的資訊品,不僅僅是因為它可以記住,更因為它的資訊可以壓縮掉非常非常大的東西。

如果用文字、講述(語音、影片),你都要先進大腦encode,要想明白幹什麼,再思索行動。但是如果你看到別人在做什麼,你基本上也不用經過大腦(我不知道這個是不是在medical 上是true的),瞬間就會模仿了,你的process時間是幾百萬分之一秒。


「上課睡覺」並不等於不聰明


所以為什麼一個人學一個東西會注意力不集中?因為在你面前的東西,簡單到你覺得「我為什麼要浪費我的時間,耗費我的帶寬在這邊?」,然後就是注意力不集中。恍神的話我就跟不上,我就一直想,所以我眼神就會飄到其他地方。那如果一個人注意力不集中的時候,你還要要求他要有禮貌,那他就會睡著。

為什麼我會特別講這些呢?因為我非常憤怒。我想通之後發現我睡覺不是罪了。我睡覺就是表示這件事太簡單了。然後我被迫要裝出禮貌。(當然有時候我上班太累我去上課就會想睡覺)

但是我小學的時候,我作息是正常的,我為什麼會睡著呢?注意力不集中,然後你要知道,有些小朋友從小是比較天才的,然後我從小就被罵,對老師不禮貌。我比老師聰明,我是不能......(註:我覺得這裡可接「睡覺嗎?」XD)。

很多優秀的學生會注意力不集中,是因為他們比老師聰明,不是他們要故意搗亂老師。那些注意力不集中的人,玩遊戲就特別專注特別安靜,因為這些學生的(思考)速度快太多了。


好笑的老師不等於好老師


最近在做全棧營就發現一件事情,因為我們的方式是「科學化的」去研究我們的系統,對於同學學編程的反應,(每個課程的)最後是個打分系統,而不是「我們喜不喜歡這個老師講的段子」。在internet上會講段子,人家還是覺得你講得很爛的,因為人家要乾貨。如果你講得太冗長,人家不懂,就會崩潰。所以我們主要是看學生「會不會崩潰」為主,是看學生「有沒有辦法吸收這個知識」而不是「老師會不會講段子」。「新東方(註:北京知名的教育機構)」的系統設計是對老師打分,一個是看老師會不會講段子,會講段子的就受歡迎。但是線上不能這樣子。


對老師真正的評價才能真正幫助到學生


然後我就覺得這太慘了,所有的線下課都不能對老師感到崩潰,這是多不禮貌啊。那些學生就只好被迫睡著。為什麼我現在才領悟這個道理呢?因為我被一個觀念綁架了。因為我是成人,我有理由去表達我的不滿,但是學生沒有理由表達他的不滿。而且我們被綁架在一個「老師都是對的」世界裡面。所以你沒有辦法跟老師評價,你也不好意思評價。而且所有的society learning都在講一件事:如何改善學生的不注意力,想辦法把知識塞到腦袋裡面去,卻沒有考慮一件事情:老師其實比學生笨。現在的學校教育根本是殘害學生,而且我相信為什麼現在的小孩注意力越來越不集中呢?那是因為他們越來越聰明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