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7年1月29日 星期日

《德國風暴80年》:為什麼二次大戰必然發生

作者:姚侑廷



即將四十而不惑,漸漸地在思考上添加了許多新的元素。比如好人壞人不是那麼二分法、比如所有物質都是生不帶來死不帶走等等。還有這次要說的:任何人事物,從來就不是單獨出現的。

你說誒這個簡單,好比說先有你爸媽才有你對嗎?

我舉個比較簡單的例子:希特勒為什麼殺那麼多猶太人?

歷史是一條河,任何一個人、一件事、一個物,都一定不會只在一個點出現,沒頭沒尾。你太太不是突然兇你,她在之前已經忍你十件事了(寫得好像很有經驗?)糖尿病年輕化不是最近才發生,飲料店加盟金多年前就已經漲到300萬了(咦你說這兩個沒關係?想一下喔~);所以這本書的副標題是「從俾斯麥的光榮到希特勒的沒落」:因為整件事要這樣去看才較能明白。

這本書介紹了希特勒之所以能崛起的原因。這個部分我想史學家都已經分析闡述的很明白了,我就不多去介紹。我來說說看了本書的幾個觀點:


政客與政治家


在這80年的長河中,雖然作者沒有特別單獨為文讚美,但若仔細看,你還是可以看到幾位了不起的政治家留下的身影(注意:我不是說「政客」)。更讓人難過的是,這些明明應該流芳百世的政治家,結束人生的方式卻都沒有很好。不是老了被攆下台(俾斯麥)、被暗殺(拉提拿)、就是身罹絕症仍在外交疆場上為國家奮鬥到最後一刻卻還是被批評(修特烈傑曼)。(在此用書中翻譯名稱表示,或許會與連結譯名不同)

至於許多卑劣的政客就不用說了,偏偏都還能安享天年或是吃香喝辣,正室偏房兒孫滿堂。看著過去的歷史,想想2017的今天。人類,好像在本質上並沒有改變多少。


好人好事不等於好結果


我看到中間相當震撼的一段,可以說是希特勒崛起的主因之一 (咦怎麼還是說了)。為什麼人們會選擇納粹?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沒飯吃。沒飯吃是因為打敗仗要賠錢(凡爾賽和約);再加上經濟大蕭條,因而雪上加霜。然後威瑪共和國的政府努力的談和約、節衣縮食,好不容易債快還完了(很厲害喔,本來1320億,1933年希特勒上台時,剩300萬)。

你說然後德國迎向光明的未來?NO,人民終於忍耐到極限。然後經濟恢復、有飯吃又撕毀和約不賠錢了,希特勒割稻尾,GET!WHY?那我們那麼辛苦還錢談判是為哪樁?如果我是威瑪政府,我大概會覺得「那早知道我就搞爛(翻桌)」。

搞爛了是不是之後就不會出現第二次世界大戰、集中營等人類史上重大的悲劇?這點無法得知。歷史不能重來,所以根本這種問題沒人答得出來,有人甚至覺得思考這種假設性問題根本就是浪費時間。(類似「如果當時我主動一點去牽她的手,會不會今天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?」) 但是我們要注意,「存了好心做了好事,後來卻造成相當糟糕的結果」這種事情是實際存在的,而且往往會發生在你意料之外的地方。

這題有解方否?資質駑鈍如我尚不清楚。但是我會學著不用「他是好人啊」、「這是件好事啊」去過於樂觀地推論所有事情的可能結果。


能夠不讓希特勒出現嗎?


這個論點是最容易去發想,也是最多歷史學家用力之處:如果不是發生了ABC,就不會造成DEF。本書作者也採取了類似的論述方法。而且是為絕大多數人所同意的,大約有以下幾點(以下摘自內文):

★全國男子都必須服兵役,這讓青年在學得服從、遵守規律時,同時個性被削弱,主動性被抹煞而養成終生都須仰賴威權的習性;
★希特勒14歲父親過世,18歲母親過世,因而終生無家也無親人,對任何事物無忠誠和責任感;
★早在1908年,首相就曾說「我們追求有陽光的地方」。意即德國將建一強大的殖民帝國,並將擴建勢力龐大的海軍;
★一次大戰德國的戰敗讓希特勒非常生氣,因而決心在政界求發展;
★威瑪政府在第三屆國會選舉被勝利沖昏了頭,就將希特勒釋放(本來因叛亂罪判五年結果只關了264天);
★在1925年總統選舉的第二次投票中,如果共產黨沒有推出候選人,投給共產黨的193萬票如果當中有90萬票能給威廉.馬克思,可能興登堡將軍就不會當上總統,也沒有後續的發展了(這一點超好提出反證,有經歷過2004年台灣總統選舉的人就知道,選票不是數學簡單的加法問題)。

這個論點是近二十年來常被提及的瑞士起司理論,意思是如果有某個洞被擋起來,就不會走到最後一步。但我比較認同另一個說法:如果不是希特勒,也會有其他人的出現。這有點像耳鼻喉科常常遇到的「第二個原發性癌症(The second primary cancer )」。好比病人發生口腔癌,也接受治療了。之後在口腔內還是會以每年3%到7%的機率發生第二個跟原本沒關係的,新的癌症部位。「為什麼?我不是已經接受治療並且痊癒了,而且也戒掉菸酒檳榔了啊!(有些沒戒的就沒說第二句)」因為我們認為,早在之前暴露致癌物的時期,所有的環境都已經被推到癌前期的狀態,簡單的說,有點「萬事俱備,只欠東風」的味道。要先有連環船,東風才有用。而在這裡,諸多人事物的累積就是萬事,希特勒就是東風,火燒連環船就是可怕的二戰。


很特別的一本書


與現在純文字很不相同,過去即使是排版困難的年代,有一度相當流行這種圖文並茂的精緻印刷書籍(比如那本家喻戶曉的瀛寰蒐奇)。其實整本書若抽去所有照片,我相信那震撼度與臨場感就會少很多 (或是要腦補能力全開)。比如有些重要政治人物的臉蛋多出現幾次就會開始認得;當時生活的景致與各種階層文化(從看歌劇到撿柴火);總理在國會被當空氣的政治拉扯(這幾張超傳神,我都認為與本國的立法院開會景象並無二致,只差在黑白與彩色之分);戰爭的可怕與殘酷。

另外作者自己有親身體驗在本書所提八十年中的後半段,因此時不時的會夾帶著自己特殊的親身經歷在其中。還有書前半段在講俾斯麥時就比較考據謹慎,像高中歷史課本;後半段自己經歷多了,就比較像在看數字週刊加上報紙的社論(真的,連謠言都出現了,比如「據說希特勒的父親是猶太人的私生子」這種句子)。遇到自己超清楚的東西,總是忍不住會多碎嘴兩句,這樣的心情我完全能夠理解,因此也是會心一笑的帶過去不會在意。

總之是本有趣的書。但是實在太大了(跟我的15吋筆電一樣大,厚度超過一個五十元銅板),所以有興趣的再親自來找我借啦!




註:原文書名為SIEG HEIL ! An Illustrated History of Germany from Bismarck to Hilter,作者為Stefan Lorant
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