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

你知道如何與身心障礙者朋友相處嗎?《第三屆說出生命力 演講比賽》觀賽後感。

作者:姚侑廷


上個星期六(2017/12/2),一早起床就帶著孩子,驅車直奔高雄。總共十六位帥氣與美麗的參賽者,加上三位高手的演出,無一遺漏,全程親眼見證。

生生不息


「說出生命力」是由「劉大潭希望工程關懷協會」主辦,今年已經是第三屆。我從憲哥的廣播節目中,聽到了第二屆的精采片段。除了敬佩主辦單位的努力、許多長輩與朋友的無償付出與參賽者感人的故事,更讓我暗自決定,第三屆一定要親自到達現場。

一開場就被蔡宗翰的演講震撼到。如果不是當事人,高雄氣爆早就漸漸的被遺忘,淡出記憶。但對一些人來說,那影響是一輩子的!宗翰說的是楚睿的故事。楚睿是氣爆當時,於消防隊服役的役男,因為出任務,消防車被炸翻,全身達60%的燒傷。影片中現場巨大的爆炸聲與消防人員的哀嚎,在台下的我也不禁發抖了起來。除了身體的痛苦,心理承受的巨大壓力,也讓楚睿過了三年才走出來(並在今年底辦了攝影展)。

接著一個個上台的勇者,說著一個又一個動人的故事。其中幾位非常打動我的句子,寫出來跟你分享:


「我好喜歡好喜歡,他們腳離地的瞬間。」



這是一位腦性麻痺的美少女,希望學跆拳道的過程。聽到這句話我不禁掉下淚來。你有曾想過,每天稀鬆平常的「雙腳離地」,對他們卻是個困難重重的事情嗎?


「如果命運是最爛的編劇,爭取做自己人生最好的演員。」



一位聽障朋友的分享。聽不到要怎麼學講話?一般人覺得不太困難的「公雞、飛機、機會」的「ㄐㄧ」,他必須要花三個月才能講的比較好。這也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。


為什麼參加這個活動


活動結束之後,我想了很多。除了聽故事,我還獲得什麼?當天許多的評審老師都說,他們自覺沒有擔任評審的資格,比起評審,更像是個學生。我想當天在座的許多人都有相同的感受,我也是。為什麼要花錢報名觀眾,禮拜六不好好在家睡到飽,來回共三個小時的車程,跑到高雄來參加這個活動呢?因為我想帶著我的孩子,一起認識身心障礙者的朋友。如何認識?我認為可以分成三個階段:


第一步:感知存在


在我工作的地點,也有許多先天或後天不完美的孩子或大人。對他們來說,不論是身體或是心理上的不完美,都是一種永無止盡的存在。對於醫護人員來說,天天能碰面的,自然不會覺得驚訝或好奇,甚至害怕。

但是孩子呢?或許在成年之前,都沒有機會親眼見到。因此我選擇帶他去了現場。一整天下來,七個小時的正襟危坐,對一位國小生來說,不可謂負擔不大。但聽到精彩的故事時,他還是會眼睛睜大,頻頻與我討論。從外在的觀察到故事內容的問題,一個接著一個。「為什麼他上台要人家扶?」「為什麼他騎的腳踏車跟家裡的不一樣?」「為什麼他講話的聲音那麼奇怪?」「他生病會好嗎?」「那個爆炸是發生什麼事?」

我小小聲的在他耳邊,一項項解釋說明。「因為看不到」、「因為那是手搖式的腳踏車」、「因為他從小就聽不到」、「這個是生下來就有的,不會好」、「那個是『高雄氣爆』......」。只有這樣,提早讓他們感知存在,才能不至於在看到時,說出「媽媽那個叔叔好可怕喔!」,那種說者無心、卻讓聽者痛苦的話。也才能進行下一個步驟:同理心的練習。


第二步:感同深受


只有知道就足夠了嗎?當然不是。那天上台分享的勇者中,有一位說了一個小故事。有次在前往醫院就診時,隔壁兩位年輕女生在聊天。居然用聽的到的音量,說出「如果我是他,我就不想活了」。都已經是成年人了,還講出這種話來!坦白說,還蠻可惡的。

要怎麼能不講出那種話?就是要感同身受。如果你或你的小孩,能夠感受到身心障礙者的難過與不適,甚至覺得自己就是那個身心障礙者,就不可能會講出這種話。而這些道理,需要他身旁的大人(不論是老師或是父母)教給他,內化成孩子內心的一部分。「同理心」不用身教是教不會的。當你看到一位燙傷的朋友臉上的紅疤,不是自然的與對方打招呼,而是拉著孩子迅速躲開,那麼將來他就會說出那種讓人瞠目結舌的話。


第三步:視若無睹


這裡的「視若無睹」並不是叫你看到對方有困難不去幫忙,而是擁有一種「我替坐輪椅的你開門,與替別人開門的態度表情並沒有差異」的自然大方。或許是內建技能,很多時候我在診間看著身心障礙者的目光,與看其他四肢俱全外表正常的病人,並沒有差異。如何又幫助他、又讓自己與對方不覺得有差別待遇?這一點我覺得並不容易,因為「需要幫助」的事實,是真實存在的。

前一陣子我看了一部真人實事改編的電影:《逆轉人生》(Les Intouchables)(歐,這是法文,我也只是複製貼上的)。劇中頸部以下全部癱瘓的主角說了一句話:「我不需要憐憫」。比起憐憫,他們更希望擁有的是「無差別對待」。這很難,我也不覺得我能做到。但是如果有機會,或許你能試試。




人生就像爬一座山


楚睿在演講中分享了一件事。有一次,他遇到同為燒傷的 Selina,跟他說了一句話:「當你受傷的那一刻,你就已經跌到谷底。未來的每一步,你只會往上爬」。從山谷往上爬,會有汗水與淚水,也會覺得腳痠覺得餓,當然更會生氣甚至想放棄。但是一路上必然有微風、有小花、有美麗的風景。等你終於走上來後,你只會感謝自己、感謝前方大家的指引、感謝手中的登山杖,並且會想回頭告訴還在爬的其他人:「這裡很美,你也快上來!」。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大家會願意站上演講台,說出自己的故事。

很榮幸親眼見證了這十六位勇者的分享,我也衷心推薦您明年來現場看看。


相關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