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

《青島東路三號》(下):有關學習,大神教我們的事

作者:姚侑廷



學習與速讀高手


都說現在是「知識爆炸」的時代,當然也有人覺得「資訊」不等於「知識」,頂多只能稱為「資訊爆炸」。加上網路時代的來臨,又多了「碎片化時代」的特質。也因此,如何讀得又快又多,一直都是讀書人夢想擁有的能力。在台灣,「速讀」也一直都是補習很熱門的科目之一。

顏醫師也是箇中高手,據他自已描述,「年輕時一小時讀十萬字」,1941年唸台南州立二中(現在的南一中)時,每天在圖書館借三本書,每天睡前看完,功課跟課內作業都只有在每天早上4點到7點及下課時間完成,生活的目標是「我的性格就是討厭第一名」、「借書借到被代圖書室主任的班導藤平先生叫去訓話,不要看那麼多雜書」。


驚人的藏書量


前輩的書有多少呢?在綠島的那些年,只要有錢(勞務還有寫文章會有少許收入)就會買書,等他出獄回到家,已經萬冊,後面四十年又多了約萬冊。「這四十二年多,大約只增一萬二千左右」,我看到那個數字,差點昏倒。那個「只」是什麼意思啊?我自己的書還沒超過一千本,就覺得超多了,兩萬多本實在讓人不敢想像啊。

為什麼會買這麼多書呢?主要是實事求是的態度。「有些事沒有根據不敢說」,看來除了興趣廣泛,也是為了寫作時能有實際可參閱的資料才買的。因此,這位藏書界的大神給了我們這樣的建議:「書多,分類存放要緊,不然索性不要多書,住到比較大的圖書館附近去。」我認為這很具參考價值。


該不該速讀


此外,速讀到底好不好?依據前輩的說法,他是反對的。「速讀好處少,我的一生可能受害比受益多」、「速讀害了我不少,只能看到很表層的東西」。除了懊悔自己速讀,也覺得自己不應該浪費時間在玩樂。「父親有時候管的嚴,他自己的生活太忙了,也管不到,而且也不教誨我們好好過日、日月是一去不返的道理」。

顏醫師一直很懊悔在綠島的十多年沒有學好英文。但是我很納悶,被關了十年,看了上萬本書,所謂的玩樂也是非常上進的喔!有圍棋、吉他、橋牌、讀書,這已經不是人的境界了,出獄後也完成了醫學院課程,又行醫四十三年才退休。這樣還覺自己不夠用功,不是很奇怪嗎?

回過頭去看米果的序文,她覺得顏醫師不但飽讀詩書,古典樂也多有涉獵,還幽默風趣,也是個認真又醫術高明的醫師。「舅舅雖然年過八十,對閱讀與寫作仍充滿文藝青年的熱情」、「用字遣詞,兼具台語、日文、北京話的優雅和力量,是相當迷人的書寫文體」、「樓梯間堆滿書」、「才剛手術出院(84歲時)...躺在床上,竟然一手拿著棋譜,一手下圍棋,還說書房有好多日本推理小說,要我盡量搬,沒關係」。所以我們看到這裡就能夠確定,顏醫師確實是過度謙虛了。


無價的人生智慧


其實從字裡行間,能大概推敲出顏醫師的深意。他說「我體會到人生最緊要的不是權力、財富甚至智慧,而是能使這一切能發揮更有價值的心理及生理的健康」。終生覺得自己還有需要進步的地方,並依此加以自我鞭策,實在是很令人敬佩的。

前輩在自序中說到,「老人就是時間多,反正不想上進了,......這次『百年之憶』可能是自己最後的獻醜」。看到這裡不禁笑了出來,除了感佩,更多了一份親切之情。就好像顏醫師就坐在我對面,娓娓道來這百年來的苦難與驚險。

這真是一本讓人感動的好書。希望您也有機會來親自聽聽顏醫師說些什麼。



延伸閱讀




購買由此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