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

問世間鳥為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許?二十歲之後的鳥類圖鑑(三)

作者:姚侑廷


你說哎呀你又騙我不懂了,這是翼龍吧?嗯,如果你看過恐龍電影就會知道,只要翼龍出現在畫面中,就保證會死個一兩個配角。這篇要介紹的鳥,根本大到不是鳥,所以請容許我拿翼龍來比喻。


⑦號鳥:「我放棄美國籍、放棄退休金回來台灣,掏心掏肺勞心勞力,卻落得如此下場!」


如果有看過之前文章的朋友,大概能知道我在說誰。嗯,令人悲傷的是,光在我的部落格中,遭遇過「如此下場」的前輩就不只一位了。


  • 李遠哲院長:返國擔任中研院院長,從擔任院長至【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】召集人,多年來承受了許多莫須有的指控與罵名。
  • 謝清志博士:返國貢獻所學,受命處理「高鐵通車振動影響南部科學園區」的棘手問題,後來卻被檢方以「圖利洩密罪」對謝清志收押禁見達59日,長達六年,終獲更一審無罪定讞。


相信你一定經歷過被誤會時,那種氣急敗壞亟欲澄清的心情,更別說莫須有的指控與詆毀了。名譽是人的第二生命,「傷人名譽」這種鳥,不只會讓你失去生活的樂趣與勇氣,甚至還會鋃鐺入獄。還記得《九品芝麻官》裡的戚秦氏嗎?除了捧腹大笑,你有沒有想過,你有一天就會是她?



陪伴了你我多年的經典老片:《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》


遇到了怎麼辦?當年李遠哲院長選擇的應對方式是「不主動辯解,做自己該做的事」。只在二十年後的《李遠哲傳》中澄清。一樣是澄清,謝清志博士就辛苦的多,最後雖然被判無罪,但那幾乎是他生命中最熟成精華的六年。你或許會說,那是能力強位置高的人才會遇到的事呀,我一個無名小卒,應該不會吧?

說個例子給你聽:當年我當兵時,單位長官要我們定期申報「公傷補助款」,拿那些錢替隊上辦聚餐,聯絡感情。我選擇打死都不申報,並且和朋友(他很慘,管財務的,負責請款蓋章)私下保存證據。要記住那時是還有軍法的年代。被人討厭總好過事後長官來獄中看你,被排擠總好過上軍事法庭。

關於這種鳥的應對方式,我的建議如下:

  • 事前沙盤推演
    • 接到一個自己奮力一搏可能會完成的事,先別興奮的想怎麼做(HOW),要問問自己與身邊的人,為什麼是我(WHY)?這件事情如果失敗了,最糟糕會怎麼發展?一件事情如果在開始第一步之前,你就先想好最糟的情況,就可能在剛發生時,見微知著的擬定因應策略,甚至全身而退的方案。電影中的配角如果在翼龍把他抓走的五分鐘前,遠遠的就看到,也應該不會死(但是導演都會用近距離鏡頭,讓觀眾跟配角一樣錯愕與突然,被抓的五秒前才發現翼龍的存在)。
  • 事中隨時檢查
    • 沙盤推演完,最好寫一個清單,隨時提醒自己。特別是當你出現「哪是這樣!」的情緒時。如果事情看起來會按照所預測的發展,我還要繼續下去嗎?
  • 事後找高手救
    • 已經被翼龍盯上了,就只能找人救你了。誰能活下來?相信主角並且靠他最近的那幾個配角。這時要注意「找對人」而非「病急亂投醫」。


⑧號鳥:「船開始進水,廣播卻還在播放原地別動的指示,不管是船員或海警,沒有任何幫助我們的大人在。」


這是一個讓人難過的例子:「世越號沈默事故」。2014 年,一艘由仁川開往濟州島的客輪,載著 476 人(其中有340是要去畢業旅行的老師與學生),從發出求救信號到完全沉沒,共花了三天的時間,但居然只救回了 172 人。為什麼會傷亡如此慘重?根據事後生還者的回憶,當時有許多學生遵守了船上廣播的指示:「留在原地別動」(諷刺的是,船長船員當時已經棄船上救生艇,成功逃生)。而且更令人不可思議的事是:發生事故的頭24小時,官方居然幾乎完全無作為,只派了個位數的潛水伕下去搜救。於是三天後半自發性動員的民間高手抵達時,就只能做「找屍體」的工作了......。



韓國媒體在事發百日後做的特輯,想進一步關注的可以看看


沈船與火災現場一樣,頭幾分鐘的行動幾乎可以決定一個人是生是死。事後來看我們都會有這樣的反應「 阿干 你就跑啊!你管他廣播說啥?」。但如果你在現場,你會做出一樣的判斷與行動嗎?特別是其他幾百位同學都選擇留在原地時?

不同國家間的文化差異,當然或許是面對重大事情時,會有不同反應的原因。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何撒娜在《謊言: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》的推薦序中寫道:


韓國雖然是現代化民主國家,卻仍保留許多傳統社會的結構與價值,那就是建立於儒家文化長幼尊卑傳統之上的社會階序,以及集體行動的原則。「權力」在這樣的社會文化脈絡裡,上對下有絕對的權力,下對上有服從的義務。世越號裡多數罹難的師生順從指示在船艙中等待,喪失寶貴的救命時間,並非是沒有思考判斷能力,而是長期處於這樣的社會階序裡,在緊急時刻就很難跳脫傳統思維模式。



我想這段話,能讓我們比較明白,為什麼當時大家不走,為什麼船長先逃。

至於因應的策略,我的建議是:

  • 與「性」和「命」相關的事,該跑就跑。
    • 不要太在意周圍的眼光或話語。誤以為真有炸彈而大叫並趴下的人,通常會在一陣錯愕後成為大家的笑柄。但是如果真有炸彈,那他就是唯一事後能站起來的人。
  • 「權威」或「專家」的話不一定是對的。
    • 只有你自己,才真正在乎你的生命。其他人再親近,最多也只能在事後「深表遺憾」。


⑨號鳥:「我好好的開在路上,他就撞過來了。」


這種鳥最困難預防了。你明明做的都對,還是會被掃到。例如過馬路被酒駕撞倒吃個火鍋被燒到搭乘熱氣球居然遇到墜毀

這種鳥根本就跟《彗星撞地球》一樣,無能為力又慘不忍睹。我只有一點點趨吉避凶的建議:




【破解火場逃生的三個迷思 | 蔡宗翰 Tsung-Han Tsai | TEDxTaipei】


知鳥才能防鳥


我不是要你變成被害妄想症的杞人憂天,但是當我看過太多車禍的影片後,你很難再說服我「才短短的幾分鐘路,就不要繫安全帶了吧!」。人生難免一死,終須告別。而我們所希望的,只不過是在這條路上走得開心、走得順罷了。我衷心的祝福各位都不會遇到我寫的這些事情。
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