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9年10月20日 星期日

2020年是多還是空?一些供您參考的論述。

作者:姚侑廷



雖然我們都知道,經濟無法預測。但運用一些技巧或數字,推測將來的發展。並且在猜對之後,享受「料事如神」的愉悅感或美名,應該是一件讓人會上癮的事。而且更有意思的是,這個市場對猜錯者的逞罰,非常非常非常小。你看那個谷月涵、那個日圓先生、那個張菲(欸,現在年輕人還有人知道他嗎?)。

只要有道理,說錯也沒關係?


不只信者恆信,還會說出「我們學習的是他怎麼思考事情的方式」。哎呀,說的嚴苛點,如果我是一位說的頭頭是道,但是不斷醫死人的醫師,你會覺得我的診斷方式好棒棒,值得學習嗎?


大空頭要來了嗎?


最近市場上,喊空的聲音與作為越來越大。例如大筆資金流出股市,進入債市;2008 金融海嘯做空大賺的 Michael Burry 增加現金持有部位至 64%,買進低估的小型股;替許多富有家族理財的史東家族理財室負責人 Rick Stone 提到,有許多家族理財室增持現金。前幾天,連央行的央行 — 國際清算銀行(這間公司不是什麼好東西,有機會再單獨為文介紹)都出來講話了:「負利率太過盛行,已來到有點麻煩的程度。」理由是現在「擔保貸款憑證」的規模,已經比 2008 年金融海嘯前的「擔保債權憑證」還大,簡直是山雨欲來風滿樓。

問題是,真的會下跌嗎?市場的價格是所有人的共識。當大家都覺得它的定價太高,應該下跌時,無論是賣出或是建立空單,它的價格就會下跌。所以當你看到絕大多數的資產持有者,都站在空方時(當然必須心口合一),理論上你跟著站在空方,贏面會比較大。只是這種趨勢就像總統選舉民調一樣,它是會變的。因此看趨勢動作的散戶最大的問題,就是人家有情報更新的時候不會通知你。於是你就「拿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」:劍是真的,也能斬人,只是不是現在。

所以才有一些專家建議「不擇時」。投資是一輩子的事,並不是「中幾注大的就能從此離場不玩」。既然無法從頭跟到尾跟對趨勢,不如就一直在場內,跟隨大盤獲得平均績效。比如指數型投資策略。


「持續更新中」


而接連著上述的局勢,又發生了兩件大事:一是中美達成初步協議,所以美國延後原本訂於 10/15 要實施的加稅;二是美國聯準會於 2019/10/11 宣布,即將開始每個月六百億美元的購債計畫,目的是擴大資產負債表,確保市場的流動性。

然後因為債的價格實在被推得太高了,美銀的研究部門 2019/10/15 發表的文章指出「股 6 債 4 的資產配置已經過時了」。他們認為債券的價格已經泡沫化,建議加碼股票的部分,才能獲得理想的報酬。

奇怪了,又說空頭要來,又叫我加碼股票,到底是怎樣?其實,在任何時候,總是有許多彼此會意見相左的想法與做法競相發表。因此光看到一篇文章的標題,就瞬間決定之後的買或賣,根本不能稱為投資策略,只能叫做賭博。但每天上網看新聞看盤,衝進殺出,報酬就會比較好嗎?那也未必。因為已經有許多人花了許多年證明,「僅」賺取大盤的報酬,是贏過大多數人的(關於指數投資,歡迎看相關文章)。


未來怎麼看?


關於接下來股債市會發生的事,我也做了預測。但是很可惜(?),我並不會寫出來。不公佈的理由有三個:
  1. 我不是什麼咖,寫出來沒人要看。牛頓凱因斯都在投資上栽過跟斗了,我可能比他們厲害嗎?
  2. 依據資訊理論,越多人知道的資訊就越沒價值。如果真的猜對了,我寫出來了,它還會依然有效嗎?
  3. 萬一錯了,害別人賠錢怎麼辦?
畢竟投資市場是真金白銀的試煉,不能隨便害人。況且投資本來就是自己的事,成功或失敗,都不用跟任何人交代。重要的不是我的預測,而是你的想法。看了這麼多,你想好要怎麼做了嗎?你列出來的理由與後續做法,能說服你自己嗎?